<var id="666t4"></var><li id="666t4"></li>

    1. 天氣加載中...

      城步發現國內保存最完好的“惜字爐”

      添加時間:2017-11-02 14:33:30 來源: 作者:雷學業 瀏覽: 評論數: 參與量: 收藏本文
       

        鹿銜梅花圖案

        雷公鎮龍圖案

        惜字爐及對聯

        麒麟鎮妖圖案

        犀牛望月

        三星圖

        在湖南城步苗族自治縣丹口鎮易家田村,至今保存一座我國最完好、最具歷史、文化、教育、藝術和民族價值的清代“惜字爐”。

        “惜字爐”位于該村巫水河西岸田垅邊,座北朝南,塔下河水潺潺,古木參天,景色宜人。全爐以青石板砌成,六角六面形,三層式格局,分為底層、亭座、亭身、云蓋、亭頂五部分。其中基礎層高105cm,主體第一層至第三層高度分別為120cm、105cm、88cm,頂層高70cm,連同3個云蓋在內總高度達6米。“惜字爐”呈六面形,基礎層為正方形,四面各寬140cm;主體第一層至第三層每面寬度分別為70cm、60cm、50cm。頂層為3個寶葫蘆。據當地老人講,寶葫蘆上方原來還雕刻了一只喜鵲,解放以后這只“喜鵲”才飛走不見了。

        “惜字爐”全部用青石板砌造?;A層由六層青石板壘砌而成,每層之間用桐油拌石灰膠合。主體三層將每塊青石板立豎,同樣用桐油拌石灰勾縫。該爐建筑精美,造型古樸,構造大方,雕工精湛,立意高遠,賦有較高的文化、藝術、歷史和教育價值。第一層正面為“惜字爐”主旨部分,即焚字爐爐口,穹形門洞上方雕飾扇形門額,門額內精雕了“惜字爐”三字。爐門兩側雕刻有對聯:“斯文宜未墜,道器自常存”;右側注明建筑年月:“建于大清道光貳拾叁年歲次癸卯太簇月榖旦日 立”;左側注明捐資建塔人和石匠姓名:“信士陳進謙、陳進詩同置,石匠羅安富兄弟造”。字體為行書。第一層精雕的圖案有“麒麟鎮妖”、“犀牛望月”、“鹿葺銜梅”、蓮花、菊花圖等6種圖案。第二層精雕了“天官賜福”、“三星圖”(三星為倉頡、至圣先師及文星帝君)、“雷公鎮龍”、“鯉魚躍龍門”、“哪咤鬧海”等6幅圖案。第三層精雕了銀錢、寶葫蘆、笏板和法器等6幅圖案。其中第一層正面“惜字爐”門洞為焚燒字紙的地方,第三層西側“銀錢”的圓孔為排廢氣的地方。每一層頂部都設計為屋檐四出形狀。

        “惜字爐”又稱“惜字亭”、“敬字爐”、“敬字亭”、“孔圣亭”、“字紙亭”等等,各地稱呼不一。古時候讀書識字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少數民族地區,所以人們對寫有文字的紙張充滿敬畏與尊重之情,不能任意仍棄,必須用火焚化,將之送達天界。古人認為萬物皆有靈性,有字的紙更具靈性,不得隨意丟棄、踐踏,更不能作為“解手”之用,要將廢棄的字紙收集起來,送入“惜字爐”中焚燒,化為灰燼,然后供于造字先師倉頡的神位前,最后恭送于河海,不至于“斯文掃地”。修建“惜字爐”的意義,在于勸喻人們尊重文字,尊重知識,敬惜字紙,增加福祿,以保仕途順暢,家庭美滿。

        明洪武年間,陳漢彪公三兄弟自江西遷至湖南,在湖南新化、綏寧、城步各居住一處。陳漢彪沿巫水河而上,居于巫水河西岸的城步羊石田。漢彪公第十六世孫陳通福再沿巫水而上,遷居至易家田。乾隆甲午年(1774)二月,通福公之第七紀孫陳進謙誕生。進謙共三兄弟,即進謨、進謙、進詩。巫水河當時是城步縣的主要交通線,城步主產木材、生漆、桐油、松脂等通過巫水河從城步放排運輸到洪江,再將工業制造的生產生活用品從洪江等地運回城步。亞家田屬巫水河上游黃金大碼頭,男人們都以種田放排為生,他們見多識廣,眼界高遠,雖然是世居苗族,但接觸到了漢族地區發達的儒家文化。道光年間,進謙三兄弟決定修建“惜字爐”,以尊重知識,崇拜文字,啟迪苗胞心靈,提高苗族人民的文化知識水平。長兄進謨居河東益家灣,他單獨捐資在河東修建了一座磚木結構四層高的“惜字爐”;進謙進詩兩兄弟居河西岸易家田,合資修建了全青石構造的“惜字爐”,石匠為當時寶慶名匠羅安富兄弟。城步苗族地處我國苗族所處的大西南最東部,與漢族相處最近,漢化最早,明弘治十七年(1504年)即被“改土歸流”,劃武岡、綏寧地設城步縣。而城步也是全國少數民族地區開設儒教興辦書院最早的地區,早在宋神宗熙寧二年,城步苗族土司楊光僭就“建學舍,求名士教子孫”,宋廷“詔譚州長史樸成為教授……錄其子六人”。到了元皇慶二年(1313年),武岡(當時武岡縣治在城步儒林)縣尹延承直決定在縣內創辦一所書院,城步赤水峒苗酋楊再成在鄉紳名士楊景清、江長順、張茂卿等人的協助下,在當時的武岡路儒林鄉創建了“儒林書院”。“儒林書院”是我國少數民族地區最早建立的儒家學院,僅晚于湖南省于宋代創建的全國四大書院之一——長沙岳麓書院,一批又一批城步苗漢青年在這里讀書求學,考取功名,走上仕途。明廷1504年建立城步縣后專門設立“縣學”(又稱“儒學”),每年給予學額二十名,清順治年間以后又增加學額三十一名。在這種情況下,當時文化、經濟、交通發達的易家田地區就建有兩座學校,修建了兩座“惜字爐”。據老人們介紹,易家田學校老師對學生要求很嚴,每天學生放學回家老師給每個學生用紅筆寫出幾個生字,紙條三指余寬,要認讀,要背記,遇見路人都要敬禮、指讀生字;回家后先跪在神龕前叩禮,認字,再放書包、吃飯,否則要挨打。老師書寫生字的條子,不能亂丟,要放書房保存,期末放假統一拿到“惜字爐”焚燒。這就是“惜字爐”的建由和用途。遺憾的是1949年城步發大水,東岸所建那座磚木結構的“惜字爐”被大水沖垮,西岸全青石結構的“惜字爐”卻毫發無損,保存至今。“文革”爆發后,易家田“惜字爐”也受到造反派沖擊,但被陳定淮、陳公奇等老人舍命保護,未遭損毀,終于完整保存至今。說來也奇,惜字爐建成后,據陳氏家譜載,易家田陳氏一族共考中秀才9名,進士1名。

        另外,在城步縣城儒林鎮八角亭社區,至今還保存有另一座“敬字爐”,但其高度、質地、藝術質量和完好程度遠遠不如易家田“惜字爐”。

      本文編輯:鐵打的寶慶

      相關內容

      暫無相關內容...

      最新更新

      免責聲明:本站所刊載的所有內容來自網絡,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4

      湘公網安備 4301040200082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