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666t4"></var><li id="666t4"></li>

    1. 天氣加載中...

      左家櫟灣故事之二

      添加時間:2017-12-31 16:39:15 來源:中國崀山網 作者:江城子 瀏覽: 評論數: 參與量: 收藏本文

        在回龍鎮,猶其是左家櫟灣一帶村子,有許多關于巫師的傳說。本文只是其中的傳說之一。

        想走進櫟灣,就只有走那條石板路。白天行走,也讓人覺得陰風森森,毛骨悚然,晚上更沒有人行走了。敢于晚上過此的,就只有周師公。

        周師公道法厲害,遠近聞名。有九死一生、藥不管用、醫生無奈的患難病危之人,其家屬不甘心不放棄,就請周師公來做法事。先為病人尋魂,大凡人有三魂七魄,那師公從家屬去請他,從與他相見的那個時辰上,掄掌一算,知道病者丟了幾魂幾魄,又是在那方受過驚嚇,于是,帶一干人等鳴鑼擊鼓而去,這群人中,有一個病者至親,在回的一路上,口中不停地親切地呼喚:娘呀牙呀或崽呀女呀,過橋了,過坑了,一路來跟我回家。

        招來魂魄至病人臥榻前,周師公把九根尺來長的鐵耙子,齒尖上穿些冥錢,用斧頭敲進床前地里,名曰釘魂,他一番念念有詞之后,魂就安好了,那穿有錢紙、且沒入土中有八九寸深的一排九根鐵耙子,完事時,周師公飛起一腳,把他們齊刷刷的全部都踹出來。

        再就是斬殺那驚嚇且依附在病人身上的厲鬼了;把耙子放在炭火中燒得紅彤彤的,用鐵鉗夾起,周師公用牙子叼起紅彤彤的一頭,一手揮桃木劍,一手在空中劃出各種神符,雙腳快速踩踏乾坎艮巽方位,待把厲鬼頭兒砍下,那盛滿清水的木盆變得血紅,再把口中耙子吐進水中,盆中之水咕嚕咕嚕泛起水泡,水氣騰騰,那厲鬼也在冥錢青煙和騰騰水霧中,打入十層地獄了。

        斬醮是巫師行當中最高級別的法會了,場面大,時間長,人數多,難度也最大。

        天上諸多神圣,有一位叫巡界山爺,專管山河地界。他時時在履行自己的職責,他出巡時,一般人也看不到,只有心術不正,背地里亂移田土山界,強占別人產業的人,在倒楣透頂,陰盛陽衰之際,偶兒撞見;據看見的人描述,這位尊神有時只是看到他的一條腿,這條腿古樹一般粗,一眼望不見頂;有時是位巨人,還沒看見他的面孔,他就一只腳在這個山頭,另一只腳卻踏在大河對岸的山頭上。……

        這位尊神還有很多別名,常在女人和小孩賭咒的口中出現:“靠你出門撞菩薩,撞老下,闖大圣、撞巡界、撞山爺……”老下、大圣就是巡界山爺的別名。受了欺負心中不平,弱小一方無可奈何,心中賭咒,希望對方撞上惡神,希望惡人會有惡神磨。由此足見這位尊神的厲害。大凡撞見,不是當場嚇死,回家也要九死一生。要想活命,只有斬醮。

        櫟灣就有過那么一位人,那年撞上大圣,請來附近州府許多師道士,買了訐多白豬白羊,敲敲打打,吹吹唱唱,連續

        七七四十九天,幾排牛角吹得山響,數口矮銃轟得地動。最后那天,寬寬禾場人滿為患,村院后背的山坡,乃至山上高樹也爬上了人,人人盯著場院的高臺上,杁起一架的木梯,每個梯挽子上,都綁有一把鋒利的鋼刀,雪白的鋼刀,刀口口口朝上,人們要看是那位師公本事最強,敢光著腳板從刀口上踏過梯子。

        那么多的師公,敢赤腳爬上刀梯,又平安無事地下來,只有周師公。

        更神奇的是,其他師公在回家經過橋頭時,竟然嚇得失魂落魄。

        師公本是捉鬼制邪的行業,即然行走江湖,吃上鄉火飯,多少也有幾把刷子,不說他能移山填海,呼雷喚雨,起碼來講化床化身是應該知道的。何至于在櫟灣做完法事,走到村口了,又被鎩羽呢?這又有什么古怪精靈?

        話說那些師公們走至村口那濃蔭蔽日的石澗路上,一個個覺得陰風陣陣,仗著人多,說笑而行,不想那路旁石逢中,伸出一只只毛聳聳的手,開始師公們覺得是什么孤魂野鬼,受了這場法事的驚擾,無法入村宅覓食,現在法事完畢,上界伏魔尊者被禮送退壇,小邪諸丑才出來鬧事,尋這些法師們開開心,也就沒怎么放在心上,有的啟動咒語化身,想一走了事,誰知不但自身隱不了,那怪異沒有消失,反而扯住師公的衣服或行裹,根不走不動。

        師公們這才著急起來,有的掄起法杖,有的捉起主家相贈的雄雞公,把雞公冠子撕破,讓雞血灑在法杖上,念動最厲害的咒語,畫上最高靈符,甚至有的還扯下頭頂三根老毛,好一陣腳忙手亂,這群師公才走過石橋,狼狽而逃。

        再說周師公,他因為是這場法事的頭牌師傅,要在最后與主家道別,把法事之后應注意事項:比如事主家事后多行善,多積些陰德,多修些陰功,多架橋修路,多少天內病家莫走,孝家莫行之類。還有主家問宅院內有何動靜,可有人走生魂到法場里來搶錢啊……這些事一一交代并解釋清楚之后,主家才安排人挑上幾擔谷(那時以實物金銀或谷類付工資),放上用大紅紙包著的、那周師公從刀梯斬下的羊頭,再在主家村人相陪和齊鳴一排三眼銃轟響中,風光地走出村口,走至那石澗路上,快至橋頭時,把先走的那群師公嚇得屁滾尿流的毛手又出現了。

        俗語說“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那周師公一見此情此景,不慌不忙,掄掌掐指,細細一算,算出此怪是一精靈,該因此處冷僻陰浸,年深日久積戾而成。要降伏它,只能如此如此。

        只見周師公從懷中摸出一物件,套在他鋒利的法杖上,劃出靈符,念起咒語,揚手一擲,那法杖刺進路旁一怪石之中。

        隨著幾聲赫人的戾泣怪嚎,毛手不見了。

        自此以后,毛手再也沒出現過,但其他師公們卻不敢到櫟灣來。

      本文編輯:鐵打的寶慶

      最新更新

      最新排行

      免責聲明:本站所刊載的所有內容來自網絡,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4

      湘公網安備 4301040200082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