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666t4"></var><li id="666t4"></li>

    1. 天氣加載中...

      除暴安良勤為民,老虎縣長徐君虎

      添加時間:2017-10-08 13:10:27 來源:鄉村那些事 瀏覽: 評論數: 參與量: 收藏本文

        徐君虎先生,湖南新寧人。高個,直鼻梁,雙眸如漆,聲若洪鐘。年邁外出,雖駐拐杖,卻是步履鏗鏘。

        徐老嫉惡如仇,清廉節儉,終生不改。民國時期,在新寧、邵陽、大庸等地任職縣長,愛民恤民,清廉如水,人稱“徐青天”、“老虎縣長”、“草鞋縣長”,口碑至今流傳??h長任上,下鄉吃則以食素為由,堅辭下屬宴請,住則宿當地小學, 悉聽民情。外出辦事,赤腳草鞋,不坐車,不坐轎,不帶隨員及勤務兵。1946年上任邵陽(今邵陽市轄區)縣長,官吏士紳齊聚相迎,上午10點等到下午2點,就是不見人影。原來他自扛背包,徑入縣府,整理房間,打掃衛生,著即辦公。旋一到任,撤縣府門衛,百姓辦事直找縣長。一日,大熱天赴長沙省府公干,青衣草履,門衛攔下。急遞名片,又被疑為勤務,接門衛話:“徐縣長來了嗎? 住哪個旅館? 省主席要接見,要他聽候通知。”省府內外傳為趣談。邵陽縣長離任時,3萬多百姓抬一面大圓鏡和一盆清水依依相送,喻其清廉如水,明察秋毫。

        “文革”動蕩時期,老先生被錯劃“右派”,閑居新寧。北門有一陳姓老頭,時已七旬,生活無著。每日提“豬菜篩”(新寧鄉下打豬草的竹籃)從鄉下農戶收些雞蛋,上蓋松針、苦楝葉遮蓋趁黑回家,次日轉賣賺些微利差價度日。每每“運動”興起,脖子上便被懸木質黑板,上書“投機倒把分子×××”,勒令自打銅鑼游街,頸脖鐵絲勒肉,血痕斑斑,時人呼之為“錢串索”,避而遠之。惟徐老念其度日維艱,不時暗中接濟。

        1992年6月,時任省政協副主席的徐老,參加全省治理“亂收費”工作。面對亂收費現象,徐老手杖敲地,篤篤有聲:“要重治殃民之人。” 嫉惡之情,溢于言表。

      除暴安良勤為民,

        徐君虎(中)與“永和金號”慘案幸存者喻讓賢(左)、何建中合影

        1993年5月,因親戚遭不公處理,我找徐老申訴。老先生午間剛睡,顧不得更衣就忙不迭接待。仔細詢問畢,在材料上立批“請省紀委敏之書記查處”,鄭重簽名蓋章。次日,又派其兒子徐浩明陪同面見敏之書記,問題最后得以解決。

        徐老生前喜釣,且釣技超人。六七十年代閑居老家,每日外出,必滿載而歸。垂釣地點不外有二:一是城郊縣人俗稱“久等”(九墩)的江口老橋;二是新寨河畔柳山小學旁銀塘灣,每釣常有眾人圍觀。那時,農田施藥絕少,銀塘灣水緩草嫩,魚肥易釣。時值“文革”,階級斗爭氣氛熾烈,上小學的娃娃也在此認得了這曾當大官的“階級敵人”,每遇魚兒咬釣,不時有小娃亂石擊水,魚兒瞬無蹤影。先生雖惱,卻不慍不火,淺笑挪窩,掛食另釣。

        徐老喜食狗肉,特喜新寧土狗滋味,食則大快朵頤,豪爽快意。1992年農歷十一月,我在省教委招生辦借調上班,攜兩腿新寧狗肉,專程拜訪。徐老喜極,笑意濃濃,特沏美國洋參茶款待。飯間,老先生時年近九十,然齒力剛健,嚼骨有聲,我甚詫異。老先生密告養生護齒之法:“逢小便,舌抵上腭,如此……”聽老先生言,果有靈驗,齒健腿靈。

      除暴安良勤為民,

        新寧縣北門徐君虎故居

        那日,徐老談興甚濃。對他往昔傳奇我得以細問印證,當面聆聽。首問當年與鄧小平、蔣經國、張聞天、傅鐘、左權等在莫斯科中山大學同學一段,老先生笑而不答。再問在新寧抗戰時期,如何敢以區區20人手槍隊,僅半天就解決有600人槍土匪羅仲堯部隊,智擒匪首羅仲堯和李庸;兼任新寧、城步、武岡三縣抗日自衛司令時,何以敢兩次扮成農民,直面日寇,伏擊日軍時,又何敢身先士卒,沖鋒在前;1949年,任大庸縣長,如何敢面對大庸、桑植集結的上千攻城匪眾,果敢處置兇險局勢,平定“湘西三二事變”;又及1946年任職邵陽縣長,處置震驚全國的“黃金案”時,又何有膽敢將頂頭上司邵陽專署專員孫佐齊打入監牢,槍斃專署機要秘書傅德明等事時,先生答曰:“亂世風云,青天在上,惟公義血性,不懼死也。”

        1988年,原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來湖南,特意會見徐老,談及此事當面贊揚他說:“在國民黨的政府里,居然還有你這樣一個縣長,為民伸冤,敢反抗自己的上級,了不起。”

        談及1927年,被國民黨以“共黨嫌疑”捕入南京監獄,判刑14年,后幸被譚延闿保釋出獄;1931年12月在新寧策劃團防隊起義失敗,被湖南省政府以“共匪首要”懸賞通緝;1957年-1977年又被錯劃“右派”等人生低谷坎坷經歷,徐老正色答曰:“居官處世無欲,可得長遠!”又言“捫心自問,我一生從未在錢上動過腦筋,自信人心公道。世上有錢有勢者多,而以錢勢壓人、欺人者不會善終??箲饡r期,我任邵陽縣長,可以說誰也管不了我,如果亂搞,我今天還健在嗎?如果我自私自利,不一心為公,愛護人民的話,‘文革’時期我還能逃得過群眾的斗爭嗎?不要以為金錢權勢是萬能的。殊不知人的行為不能超越法律,更不能逃脫社會輿論與正義的懲處。”

      除暴安良勤為民,

        1994年,徐君虎在新寧縣西沖鄉農村走訪

        慕其傳奇人生,特意向其討教安身立命之訣。徐老只曰:“如云在青天,如水在瓶中。”當時不便細問,反復琢磨才始悟透:云在青天,舒意而為; 水在瓶中,隨器而形。這應是徐老坦然應對人生坎坷的真諦。又揣其本意,當有為官應懼青天昭昭之意。

        臨別,徐老執手諄諄告誡曰:“人生來就是受苦的。生前功名利祿,無時不在折磨著你,到死時,都是赤條條來赤條條去。”耄耋之得,殷殷之囑,如在眼前。深悟,受益無窮。

        “濃綠萬枝紅一點,動人春色不須多”。5月26日,是徐老去世16周年忌日。斯人已去,風范長存。

        鳴謝:

        彭貴珊美文

      本文編輯:鐵打的寶慶

      相關內容

      暫無相關內容...

      最新更新

      免責聲明:本站所刊載的所有內容來自網絡,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4

      湘公網安備 4301040200082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