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666t4"></var><li id="666t4"></li>

    1. 天氣加載中...

      鄒永成

      添加時間:2017-10-23 16:14:40 來源:網絡摘編 瀏覽: 評論數: 參與量: 收藏本文
       

        鄒永成(1882-1955),字器之

        1882年農歷10月初10日,鄒永成出生于新化縣(今屬隆回縣)永固鄉羅洪村一個封建家庭。曾祖父鄒漢勛是一個漢學大家,隨曾國藩去鎮壓太平天國起義,在廬州與江忠源一同被太平軍殺了。清帝念其功勞,賜“云騎都尉”世職。祖父鄒書田,父親鄒代鑄,就憑這一點余蔭,一生無所,雖無大善,亦無大惡。而鄒永成的伯父鄒代鈞,叔父鄒代藩,卻都是參加戊戌政變的維新分子,在清末民初很有點名聲。

        鄒永成少承家教,從小就讀私塾,潛心經世致用之學,但感覺苦悶,只想沖破當時的環境,跑到外面去另自造出一番事業來。到了1897年,他聽說伯父鄒代鈞同陳三立、梁啟超等人在長沙開辦時務學堂、提倡新學,得訊后非常歡喜,特地跑往長沙去投考,已被取錄,但伯父阻止他不許進去。鄒永成憤慨地背著包袱逃出外面,游學訪友,那時他已抱定造反的思想,專意結交江湖上的朋友,如此混了一年多。1899年他又跑到武昌,住在伯父組織的輿地學會里。1900年遇上唐才常在湖北散發富有票,組織自立軍,準備革命排滿,鄒永成便參加了這個組織。鄒代鈞知道后,勒令他回新化,把他關在家里不許出門。在新化時期,他又結識了陳天華、周來蘇、張斗樞、周叔川(辛鑠)等幾位革命同志,聚會在一起時總是商談革命的事。1903年鄒永成再次跑往武昌,就在伯父的輿地學會做工,“偷讀了幾本革命書籍,從此思想猛進,才了解民主革命的真諦,清洗了不正確的草澤英雄思想”。

        1904年鄒永成回到長沙,進了體育學堂,加入華興會。該會策劃了當年11月“萬壽節”發動長沙起義反清革命,鄒永成奉黃興之命赴江西吉安,參與組織“贛江堂”(又名“黃自強公司”),以謀響應。事泄后鄒永成返湘。1905年4月鄒永成去廣西,協助郭人漳、蔡鍔等在桂林辦陸軍隨營學堂,宣傳革命,籌謀起義。1906年清廷調任郭、蔡,廣西舉事難成,鄒又會武昌,繼續為伯父的輿地學會做事。1909年伯父去世后,鄒永成將輿地學會頂給學部,自己便去南京,由熊希齡介紹到蘇州第23混成協當管帶(營長),在軍中聯絡了不少傾向革命的同志。之后不久,鄒永成去日本東京,“想乘空增進一點政治知識,便入明治大學讀書”。

        辛亥革命時期,鄒永成煞費苦心,多次設法為革命籌措活動經費。1909年,鄒代鈞逝世后,其創辦的中國輿地學會賣與清廷,得銀20000兩,除作安葬費用外,其余部分則由鄒永成全部捐獻作從事革命之費用。1911年春,為了集結力量響應廣州起義,鄒永成忍痛將祖遺田契抵押給祖伯,籌得2000元經費,在寶慶的河街嶺開設一個小商店作為聯絡機關。

        辛亥武昌起義前夕,鄒永成與焦達峰、孫武等策劃兩湖地區起義活動,為了籌集經費,他以即將東渡日本為名,攜酒至武昌伯母家中辭行。鄒永成設法把他伯母8歲的兒子騙到漢口,藏在日本租界的松迺家族館。他伯母得知后派四叔來要人,鄒永成提出要“贖金”。伯母無奈,只好給他800兩銀子了事,萬想不到侄兒是以此作起義活動經費。

        1911年10月19日,鄒永成趕往寶慶(邵陽),把湖北起義和長沙同志準備響應的詳情告訴革命黨人謝介僧,并商議在寶慶從速舉行起義。之后,他立即為起義事籌款,找到河街嶺秘密機關,托“益美祥”號店主曾子億想辦法。曾子億是甲辰年和鄒在寶慶共謀起事的同志,當年開會起事就在他家,用費也是他出的,雖是一個商人,革命情緒非常熱烈。他聽了鄒永成的鼓動和計劃,當即慷慨解囊,拿出800元大洋捐獻。拿到這筆錢后,鄒永成與謝介僧就商定實施起事計劃,決定鄒以副都督名義到新化去起事。次日鄒永成即趕往新化,與譚人鳳之子譚二式商議。譚二式掌握了很多會黨同志,但也缺乏經費。曾子億捐的800元已全部放在寶慶起事,鄒永成于是在新化找岳父羅夷伯借錢,岳父在勸學所管金柜,起先還是支吾不肯,鄒永成反復做工作后逼所他拿出200元大洋。23日,他召集劉鑫、楊子俊、譚二式等人在劉鑫家中“適園”(新化城內居士巷)開會,商議光復事宜。有人對此流血事件將發生在新化有顧慮,勸其從別處著手。鄒永成立即向在座的譚二式發問:你的會黨人眾,離寶慶與新化孰近?譚二式說,我的部眾離寶慶較近。于是革命黨人當即決議,先從光復寶慶入手。

        10月29日,鄒永成從光復后的長沙再次趕至寶慶,即刻召集謝介僧、葛天保、陳自新、黃常存、岳意如等黨人在河街嶺機關開會。葛天保說她的朋友張貫夫現任管帶(營長),帶著一營巡防軍駐扎在五峰鋪,離城僅90里。鄒永成當即確定發動這支部隊來光復寶慶,他不顧自身安危,只想讓光復大事早日成功,立即催葛天保八介紹信寫好,獨自一人雇了一乘轎子連夜趕去,到五峰鋪時營門還未開啟,鄒永成喊開城門,直接找張營長說話。張貫夫營長深明大義,在鄒永成勸說下慨然答應,立刻集隊訓話,鄒永成把革命的意義及武漢、長沙起義的情形一一向官兵解釋申述,官兵聞之,無不歡躍從命,于是立即整隊向寶慶進發。10月30日下午3時左右,部隊到達府城,知府官已經跑了,革命軍很輕易地光復了寶慶府,沒有殺一人。這時譚二式率領的部隊也趕到了寶慶。大家公推謝介僧做大都督,鄒永成為副都督,譚二式任參都督,又推鄒代藩(價人)組織軍政分府,出告示安民。

        10月31日,鄒永成的等率領革命軍乘勝進攻新化。新化城內有清兵巡防營,由管帶晏金生率領駐防,擁有不少槍械子彈,實力較雄厚。鄒永成派人去宣傳試探,獲悉不愿起義。這時革命軍進攻的隊伍不過200多人,快槍不過30多支,其余都是梭標大刀,譚二式與鄒永成商議,決定設計謀智取。他們在許多木箱里裝滿石頭,佯稱是炸彈,于11月1日率部將“炸彈”等武器運到新化城邊。那時清朝的官兵最怕炸彈,晏金生和地方紳聽說革命黨人運到大批炸彈,準備轟城,嚇得急忙開城,擺隊在五里外迎接革命黨人。鄒永成、譚二式率軍入城,當即扣押晏金生,迫其下令繳槍,并解散其他組織,巡防營官兵以未發遣散費為由,拒不繳械,幸保安局長曾繼輝等出面斡旋,直至深夜,獲新化“益美祥錢號”店主曾子晉捐獻千余金,才扭轉僵局。于是新化繼寶慶后于當天(11月1日,農歷九月十一日)宣告光復,清王朝新化縣最后一任知縣張維馨被囚禁,成立了縣保安會,推舉曾繼輝(月川)、游遜夫(日謙)為會長,維持局面。1912年1月,成立新化縣新政權“行政廳”,革命黨人安排彭鳳翔(字寶卿,新華人)為治理新化的知事。

        袁世凱0革命領導權,當上臨時政府大總統后,通令各省軍隊改編。北面招討使譚人鳳被調任川漢鐵路督辦,“所部立即解散,不遵者以土匪論”。譚人鳳準備遵命照辦,但鄒永成獨持異議,他對譚人鳳說:“袁世凱絕靠不住,不特你的軍隊不可解散,連南京應裁撤的軍隊都不可裁撤,否則后悔不及,等到袁世凱真個要做皇帝時,你們想再招這許多兵也來不及了。”譚人鳳不依,鄒永成又說:“你去和克強商量,把所有不要的軍隊都配好子彈,交給我帶到綠林中訓練去,等到大局變動時也好出來備用。”譚人鳳反說他是“神經病”。鄒永成眼見由千千萬萬烈士鮮血換來的革命成果,輕易地背袁世凱篡奪,而一些老同志又“只圖茍安”,氣憤異常,憂憤之心不能自己,決計投黃浦江,用死來表白自己的苦心。4月20日投江時,他留下一首遺詩:“轟轟革命十余年,志滅胡兒著祖鞭。不料猿猴筋斗出,共和成夢我歸天。”

        幸虧被江中漁民及時救起,得免于難。

        1913年3月,宋教仁在上?;疖囌颈辉绖P派人刺殺身亡。血淋淋的事實教育了革命黨人,在孫中山先生旗幟下,他們再次發動武力討袁德斗爭。7月21日譚延闿以湖南都督名義通電討袁。不久他自任湖南討袁軍總司令,任命鄒永成為湘鄂聯軍軍長,同程子楷、蔣翎武進駐岳州。從此,鄒永成頻繁往來于兩湖之間,積極參與反袁的“二次革命”。10月長江中下游戰事結束,討袁戰斗失敗后,鄒永成逃亡日本。這年12月,他約集亡命東京的湖南同志,在自家的寓所東京南町“三湘別墅”開會,商議討袁事宜。到會者有劉承烈、劉文錦、菖天保、王道等數十人。會議決定成立“民義社”,作為組織討袁的領導機構。推劉承烈為社長,鄒永成為副社長兼財政部長,王道為總務部長,李武為軍務部長。民義社政綱為:“恢復真正共和,殄除-,制造良善憲法,保存固有領土。”后因劉承烈不肯把他從湖南實業司司長任內帶來的公款作討袁活動經費,取消了他的社長職務,改由鄒永成擔任。

        “民義社”是“二次革命”失敗后全國最早出現的反對袁世凱的社團組織,半年之后孫中山于1914年7月成立中華革命黨,民義社決定“全體加入”,成為中華革命黨湖南支部,但在內地活動時仍以民義社名稱對外。當時孫中山派覃振擔任中華革命黨湖南支部長,而民義社成員卻共舉鄒永成繼續擔任此職。從1914年春開始,民義社成員紛紛回國活動,在湖南以至長江下游各省發動了一系列的反袁驅湯斗爭,其中著名的有,1914年7月,李國柱等在郴州發動兵變,先后占領湘南七縣;1915年5月,為反對袁世凱簽約“二十一條”,鄒永成、王道與“少年再造黨”盧佛眼等在上海創刊《救亡報》,“鼓吹作根本上解決,欲救國亡,在速倒袁”。1916年2月,楊王鵬等在長沙攻打袁世凱親信湯薌銘警察署。民義社的這一系列斗爭,是全國早期反袁護國斗爭的重要組成部份,特別對湖南反袁驅湯斗爭的勝利產生了深刻得影響。

        鄒永成在擔任民義社社長期間,積極設法籌款,在海外前后籌得近100萬元,然后派同志分途回國,在各地秘密組織反袁機關,為反袁斗爭作出了重要貢獻。在1916年護國運動中,民義社與中華革命黨沒有能很好配合,使斗爭受挫折,后民義社逐漸分化。

        1915年底鄒永成回湘,在郴州收集散兵2000余人,編為湖南獨立第一旅,自任旅長,進行反袁斗爭。護國戰爭勝利后,鄒永成繼續從事反對南北軍閥統治活動。1917年任湖南督軍署中將高等顧問,1918年—1920年任湖南總司令部中將參議。1921年任孫中山非常大總統中將高等顧問。1922年隨孫中山避難上海。1923年任廣州大本營軍政部高等顧問。他擁護孫中山改組中國國民黨,實行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1924年1月出席了國民黨“一大”。1926年參加北伐戰爭,任國民革命軍第6軍中將參議,負責運動葉開鑫部師長鄒鵬振加入革命軍。

        1927年,鄒永成感嘆國民黨的革命性質消褪,進取之心亦“為之灰矣”,乃退出政界。1930年國民黨中央欲修黨史,以鄒永成經歷事件多、歷史掌故熟的原因,敦聘他擔任國民黨黨史委員會撰修委員。鄒永成考慮,革命大業雖告流產,而先烈之史實則不可不彰,所有勉為其難而就職,居住于南京虹廟。孰料該會當事人概屬蔣介石親信奸黨,對史實多有歪曲,而盡沒其真跡。鄒永成與這些黨徒作了長期斗爭,經常揭舉其偽謬,但因眾寡不敵,而偽史終以告成。

        1948年國內政局發生重大變化,鄒永成從南京搬遷回湖南。他約集昔年革命戰友,組織成立中國同盟會湖南聯誼社于長沙,積極從事反蔣活動。鄒永成與夫人鄒氏、女兒慧文、侄女筱惠等,首先和焦達悌(辛亥革命后湖南受任都督焦達峰胞弟,時任長沙綏署參議)家住在一起,居于清水塘私宅“止廬”。不久又搬家到紅墻巷、南門外旭鳴里一帶。為迎接湖南和平解放,鄒永成與仇鰲、黃一歐等知名人士共商政局,積極主事。湖南解放后,1950年鄒永成被任命為湖南軍政委員參議。

        從1951年起,鄒永成的痼疾,輾轉于病榻者4年之久?;疾∑陂g,黃興長子黃一歐先生經常前往看望他,與之切磋辛亥革命前后歷史。1955年6月4日,午前一時,鄒永成溘然長逝,終年73歲,安葬于長沙南郊公墓。

      本文編輯:鐵打的寶慶

      相關內容

      暫無相關內容...

      最新更新

      免責聲明:本站所刊載的所有內容來自網絡,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4

      湘公網安備 4301040200082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