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666t4"></var><li id="666t4"></li>

    1. 天氣加載中...

      全面介紹隆回金石橋,我最愛的家鄉!

      添加時間:2018-01-03 13:49:06 來源:大邵兒女 瀏覽: 評論數: 參與量: 收藏本文

        一

        金石橋,指的是臥在隆回縣北部邊陲,鎖于雪峰山麓之下的一個小鎮,但凡提到金石橋,在我的心里,便升騰起一個粘連著地理、風俗、物產、并融入了悲劇和喜劇的立體雕塑,倘若要將我它逐一解剖,像章回小說那樣“花開兩朵,各表一枝”,恐怕又難免將那個在鄉鄰心里高高供奉的家園,炒成一盤五味雜陣的雜燴,然而我卻相信,基于對于家園的共同歸屬感,有些話,有些事,即使不說透,亦能使天下人懂其中滋味。

        在金石橋還未出落成金石橋以前,據說這里曾是古楚皇家獵場,金石橋的出身便因此更具威儀和聲譽。從族譜上所能找到的金石橋的一脈淵源,久遠者從明朝起落筆。而慣看秋月春風的姑奶奶所描述的金石橋,則從解放前說起??上o論她怎么描述她坐在轎子里過了一村又一寨,怎樣細說那些荒僻處少有人行,我依然不能清晰明了,1937年的金石橋究竟是什么模樣,只不過留下一種模糊的草木叢生、老虎出沒的原生態感覺。有一點我卻深信不疑,金石橋在薪火相傳中所傳承的區域文明,絕不淺薄。

        國人傳承著一個可愛又可笑的習慣,一個地方都附上一個典故,實在沒有,編也得編一個來造勢。金石橋亦不避俗,據說民國元年的先人,在云溪河上修建橋亭時,竟然淘出了一塊不知在水底沉睡了幾世幾劫的石碑,石碑平平整整渾然天成,鐫刻著“金石橋”三個字,,先人驚訝激動之余,領悟和順應了冥冥之中的天意,從此這里改“土橋”之名,喚為為“金石橋。”可是我斷定這不過是后人的牽強附會,我更懷疑是歷史上某任地方官員行使權力的結果,或者是先人對于這里的一種富貴流傳和永世安穩的祝福。

        二

        有關于金石橋的前世今生,地方史志上恕恕叨叨的倒記載周全,金石橋區原來管著江田、苗田、黃金井、鴨田、高洲、金石橋六個公社的,1984年改稱為金石橋鄉。不知道當政者出于怎樣的考慮,三年后又恢復鎮建制,然而在1995年,鴨田、苗田揮一揮衣袖,自立門戶去了,只有黃金井、江田、高州、金石橋仍俯首稱臣,統稱為金石橋鎮,管著56個行政村和2個居委會,543個村民小組,齊齊整整6萬多子民,在這里生老病死,同時也演繹平凡或者傳奇。近兩百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阡陌縱橫,陌上花開,綰結了游子剪不斷理還亂的情結。

        關于風景,我以為,任世間風景千嬌百媚,家園是最讓人痛煞煞舍不得的那種。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不論游子走出多遠都要努力回頭張望。不過即使是外鄉人駕到,金石橋也頗有些幾分顏色,決不使來人枉費了車馬錢。

      全面介紹隆回金石橋,我最愛的家鄉!

        是S219省道和S312省道在鎮政府門前的一場相遇,才成就了金石橋的城區,金橋村和金南村也隨而升級為居委會,等同于北京之于中國的意義。尋芳買勝通常由這里開始策馬揚鞭。從城區的本地衙門前一路蜿蜒向西,順S312公路至槐花坪,信馬悠悠拐入盤山公路,云霧山莊就在這條路的終點嚴妝以待,盤山公路既驚險又刺激,霧散霧聚,“來去固無跡,動息如有情,”令你不得不感動于自然本身,至于云霧山莊,美則美矣,描紅繪綠之間看得到主人的良苦用心,然而中國的仿古園林建筑委實太多了,要壓倒那么多仿古建筑是不容易的。當然山莊勾引人的本事也不全然在這古色圍屋和水榭樓臺,同時也在于云霧相生,迷蒙幽寂的詩詞意境,置身其間,總覺得自己半仙半妖。云霧山莊的橫空出世,完全是一個民間傳奇,它緣于本地一位老婦人的異想天開,然而在這位老婦人近乎愚公移山的堅持和號召下,她的異想天開竟然得以燦爛盛放?,F在老婦已長眠于半山腰里,看著后人對未竟事業的前赴后繼,看著一撥一撥的游客到此駐足流連,一定很欣慰罷。

      全面介紹隆回金石橋,我最愛的家鄉!

        高洲溫泉是金石橋的另一道招牌菜,在本地衙門接待貴賓的節目單上被翻牌最多。而且離鎮中心又近,不過往北6公里的距離,在百姓的心里,它是神仙的賜與,曾經深得草根之寵,經??梢砸姷酵霞規Э谇皝硐丛璧膱鼍?,既洗風塵,也驅驅晦氣。自從溫泉遇上商賈,溫泉就再也不可能是一項民間福利,在改庭換面梳妝打扮之后,再度接客的溫泉煥發著風塵中的精致,收起真金白銀來,老爺子老太太當然再也不來。如今倘若說要去高州溫泉泡泡,聽者會心一笑,滿臉曖昧。家有鳳辣子的,索性要擰起耳朵審個明白。然而不管你去與不去,庭院深深之中,溫泉還在那里,熱霧騰騰,或者還混合了牛奶和鮮花的味道,撒開漫天誘惑,教人無計相回避。

      全面介紹隆回金石橋,我最愛的家鄉!

        望云山的輝煌由宋朝開始,自天臺寺落成,香火繚繞至今,于官家來說,這里是文物古跡。于民間百姓來說,有必要仰仗這里揚善懲惡主持公道。去望云山的路有很多條,我們常選擇的那一條是從鎮中心的電影院后面那一條馬路出發,每年農歷七月十四,浩浩蕩蕩的善男信女連夜蠕動于山間,甚至有從山腳一步一跪的拜著上山的真正的信眾,世俗的熱鬧之中混合了朝圣的莊嚴。山頂有有我相見不相識的菩薩,有死了也不落葉的竹子。天氣晴好的時候,寶慶東塔,溆浦龍潭,新化北塔,武岡云山,都能盡收眼底。天臺寺的大門上有“盧公觀音殿”的陰刻楷書,兩側有陰刻隸書對聯“宋代修真剎亦古,云山在望天與齊”,親近這些斑駁陸離的顏色,仿佛在與宋朝靠近,在與神靈溝通。走出天臺寺,曲徑通幽處那些恣意怒放的野花,那些只聞其聲不見其形的小泉丁咚,那些踩上去細軟無聲的松針,是最令人心成繞指柔的。倘若能遇上望云山上的原住民,嘮嘮山林間跳躍的野兔,不甚聰明的野雞,藏在灌木叢中的草藥,以及小溪中橫沖直撞的蝦兵蟹將,指不定你就直欲漁樵過此生。

      全面介紹隆回金石橋,我最愛的家鄉!

        重山疊嶂之間,隱藏著一個個的村落,他們都是屬于金石橋的,散亂而自發的。剛勁粗礪的雪峰山遮住了金石橋人展望的視線,也鎖住了“滿袖楊花聽杜鵑”的清韻綿綿。執著于所謂名勝其實是對于旅行的誤會,真正的旅行者更愿意跟著感覺走。深陷滾滾紅塵的金橋和金南風塵氣固然是重了點,但金石橋依然有許多如出水芙蓉般干凈自然的所在,隨意揀一條小徑率性而行,都會有一些驚喜和發現。高山聳峙之間,俯仰成勢,中間是柳暗花明的曲曲彎彎,怒放著自生自滅的野花,泉水出其不意的在腳底冒出來,遠處“疏林噪晚鴉。”山路深處迎來一片人間煙火,因為“日高人渴漫思茶,”所以“敲門試問野人家,”居然沒有被拒絕,真好。那些或蛛絲兒結滿屋梁或新刷了油漆的宗祠,會使你仿佛一下子跌入前朝的時空,會使你覺得每顆塵埃都有先人的氣息和痕跡,從而使你敬畏,會不自主的變得儀態尊重言語斯文。很多村落會有一些被目為神樹的古老的“水口樹”,許多母親會虔誠的在樹根底下點起一炷清香,請神樹做孩子的寄娘。每一顆樹都有一段歷經劫難的滄桑歷史,每一顆樹都是一個傳說,表達著先人的訴求。

        金石橋的鄰居,西面的小沙江,北面的水車鎮,都是值得一去的地方,小沙江有漫山遍野的金銀花,做夢都是馥郁的芳香。新化的紫鵲界,有聲名鵲起并且被搬上電視臺的梯田。倘若要去,最好剝除斯文,執意穿高跟鞋者三思而行。

      全面介紹隆回金石橋,我最愛的家鄉!

        三

        生活是一種寫實手法,容不得用修竹觀花去代替油鹽醬醋茶。金石橋很有些世外桃源的范兒,可惜卻不能使先人的糧柜里多出兩斗米來,先人迫于生計艱難,在峰回路之間走跋山涉水,遠走他鄉,以彌補生存成本的虧空,雖不及山西人走西口一樣風塵厚重,然而那份悲愴和無奈,卻是一樣的。

        從鎮政府前往西,經小沙江鎮進入山高林密的溆浦境內,屈原曾在這里留下“入溆浦余儃徊兮,迷不知吾所如”之嘆,是金石橋最神秘詭譎的鄰居。溆浦盛產上好木炭,倘若要“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撫慰一下捉襟見肘的生活,溆浦木炭最為相宜。先人要走爛一雙草鞋,才能挑回一擔溆浦木炭來。那時候金石橋的集市尚在云溪河畔,橋亭之邊。“滿面塵灰煙火色,兩鬢蒼蒼十指黑”的賣炭人在這里終結一擔木炭的交易周期。本地有手藝的匠人,以木工、篾工居多,他們到洪江溆浦等地去攬些活計,摳下錢來省給家里那個夜夜失眠蓬頭垢面的婦人。有事業做得風生水起的手藝人,將自己連根帶葉拔起,遷植了過去,金石橋成為其一生的憑吊。然而也有眉眼活泛會說活的年輕伙計,將俏生生的溆浦女子帶回了金石橋,封了壓寨夫人。

        無論西上溆浦挑炭,或者東去新化擔煤,走貴州販漆,總不能使生活有太大改觀。然而祖祖輩輩對金石橋的愛卻堅固而單純。他們骨子里刻著皇天菩薩對于金石橋的冊封:“別處大難,此處無憂,別處大旱,此處有收。”

      全面介紹隆回金石橋,我最愛的家鄉!

        滄桑歲月未嘗改變過雪峰山的容顏,但歷史給了金石橋人另外一種生存方式,仿佛是從1990年以后開始的,年輕的金石橋人背著簡薄的行囊,懷揣著對山那邊的憧憬,毅然決然的辭別父母和土地,湮沒在孔雀東南飛的滾滾浪濤里。此后集散于郵電局的匯票,一度成為金石橋的經濟命脈。為人兒女雖然報喜不報憂,濃墨重彩的描述他鄉的繁華及怪誕鄉俗。然而那些流轉棄鄉的辛苦,那些被治安隊驅趕和訛詐的張惶,那些被踏成碎片的自尊,還是會以各種形式傳到金石橋的角角落落里來,心事重重的父母在七月十四的觀音生日的時候,在每一個節日降臨的時候,虔誠的在墻根上燃起一堆冥紙,青煙繚繞中托起對未歸人的祝福:逢兇化吉,遇難呈祥。

        歲月攸忽,年輕的金石橋人越來越不屑于打柴挖土喂豬打狗的人生,他們帶著雪峰山脈賦予他們的聰明和堅忍,或孜孜攻讀,以學而優則仕,或獨具慧眼,轉戰商場,或清白自守,奮力在流水線。金石橋人耕種傳家的歷史被完全改寫,祖上當年披星戴月所開墾的土地,漸漸發展成鳥雀的天堂。村落中陸續推倒了老氣橫秋的老屋,新添了越來越見精致的樓宇,也和城里一樣的雕梁畫棟。有意無意的學著陶氏風格,在家門口種一株桃花,搭個葡萄架子,一世里眠花臥柳,誰說輸于香車寶馬的生活品質。久不歸來的游子,在欣然與悵然的矛盾中,在買賣的吆喝與喧鬧中,怒力的回憶埋在樓宇下的那些白草黃葉紅花,努力的回憶嬉游于古老橋亭的舊時光,尋找匆匆失散了的少年伙伴。只有村里留守的老人,領著同樣留守的孩子,無論你鎩羽而歸,或者衣錦還鄉,他們始終在原地等著,等著未歸人向家園靠近。

        山崗上的列祖列宗應該是覺得欣慰的,族譜上頂戴花翎的舉人雖然尸骨已寒,今天的金石橋人在百舸爭流中仍然有觸目的風采,譬如北京軍事科學院、譬如中國社會科學院,都有金石橋人的一席之地。政界商界,文界武界,都盛開著金石橋的奇葩。雖不說定國安邦,也足以成為激勵后來者的標志性高度,他們是托起金石橋歷史的不可或缺的群體?;蛟S他們從此不會再在金石橋購房而居,但金石橋都將成為其一生的印記。同時他們作為一種精神榜樣,成為金石橋的文化沉淀。將目光投向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在流行前線的店鋪,有模有樣的鞋行,都是金石橋人的成績單,標志著金石橋的中興。前赴后繼的民間企業在悄然興起,它們帶動了金石橋的經濟,創造了就業機會,所以一定要表揚的。拂去紅塵繁榮,也有貧窮窘迫,將倒未倒的老房子,劫貧濟富的暗箱操作,拷問著某些公仆的良心,然而從歷史總是向前發展的宏觀角度來看,金石橋人有理由相信:面包會有的,房子會有的,一切都會有的。

      全面介紹隆回金石橋,我最愛的家鄉!

        四

        常常被人追問家鄉在食品界的代表作,雖然臘肉、豬血丸子、糍粑都不為金石橋所獨有,但這些就是金石橋最為可歌可頌的東西,是每個金石橋人靈魂里的烙印,對于離鄉太久的游子來說,甚至超出了食物的意義。而我的搜索引擎,卻常常要略過這些成名作,去搜索曾經那些一直寂寞著卻令我已經追憶十年的東西。

        我記得用嘴巴去撕扯牛皮糖的貪婪和狼狽,記得爬山過嶺采山栗子的興奮和瘋狂,記得呼朋引伴摘野草莓的歡愉和頑劣,記得在秋霜乍起后的清晨去雞爪糖樹下的尋尋覓覓。即使是拋舍了山林許多年的今天,心里依然定格著每一種野生菇的顏色和形狀,以及它們滲入了油鹽的味道。童年中有一些東西已經漸消漸無,但是據人說蕨菜這些東西倒一年比一年家族旺盛,隨便彎彎腰就可以采一籃子回來。鮮蕨倒還罷了,最妙的是腌在壇子里,想吃的時候拿的取一撮子出來,是最開胃開下飯的?;蛟S這只能算是金石橋的物產而非特產,但是我們這一代人的童年和少年,卻的的確確是因為這些而美好和溫暖的,也必然成為此生走過紅塵中最溫馨的一段。

      全面介紹隆回金石橋,我最愛的家鄉!

        每個母親都會有一堆的菜壇子,白辣椒、干豆角、油豆腐、霉豆腐,收納在各個壇子里,在某個早晨出其不意的鋪陳出一桌美味。同時每個母親也避開孩子在大木柜里藏下南瓜子、葵花瓜子、紅棗等等,在大年初一的早晨奢侈的羅列出來,既招待自己,也招待客人,客人臨走的時候,還要讓人吃不了兜著走的帶上一碟子,這是金石橋最可愛的風俗。這個風俗從初一到年十五,十六就再沒有了。調皮的男孩子會特意挨家挨戶從村頭串到村尾,收回來的瓜子糖果能裝滿一個書包。

        女孩子很喜歡自己動手做的一樣菜是“咸花朵,”就是用絲瓜花包了碎紫蘇、辣椒、芝麻后曬干的那種,油炸著吃是最香最下飯的,在飫甘饜肥之今日,咸花朵依然不失它于對味蕾的強力誘惑。女孩子喜歡干這件事,也絕對不僅僅是因為這份麻辣快感的咸香,同時也因為喜歡手執提籃拈花在絲瓜架下的風情,這時候,吃比做顯得更快樂。還有神仙豆腐,做這種豆腐的葉子有特殊的香味,添加劑也特殊,竟是祖考祖妣之神位下的香灰,怪不得叫神仙豆腐了。做出來的豆腐碧綠晶瑩,用老壇酸水和剁辣椒一拌,幾十年后還唇齒留香。

        其實,我覺得金石橋最令人不可割舍的地方,無關于名勝古跡,無關于英雄人物,也無關于味覺大餐,而在于自己在這里長大,這里有自己熟悉的父老鄉親,承載了自己童年、少年和青春的那些或悲或喜的回憶,靈魂和家園已經無法剝離。即使那些被打擊為封建迷信的東西,譬如打醮,譬如做道場,譬如接娘娘,譬如一年一度的南岳進香,都在靈魂里里情深意長

        撰文:楚木湘魂(燭剪西窗)

        配圖:康毛/小天鵝/天蠶/等壇友

      本文編輯:鐵打的寶慶

      最新更新

      最新排行

      免責聲明:本站所刊載的所有內容來自網絡,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4

      湘公網安備 4301040200082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