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666t4"></var><li id="666t4"></li>

    1. 天氣加載中...

      喋血新寧, 淚灑板石—追憶未正名烈士簡子祥

      添加時間:2017-10-08 16:23:34 來源:鄉村那些事 瀏覽: 評論數: 參與量: 收藏本文

        讀完李永鰲老師的《未正名的烈士》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靜,于是特意來到一渡水鎮板石村,尋找到大革命時代與革命先烈李朝謹一起鬧農會、建立新寧縣北鄉第一個蘇維埃政權時擔任農民自衛隊隊長而后被捕壯烈犧牲的簡子祥的后人,了解到一些先烈的事跡,出于良知和責任,忍不住想說些什么。

        一、 童年的苦難在他心底埋下了仇恨種子

        清光緒十八年(公元一八九二年)五月十五日端午節,簡子祥出生于新寧縣北鄉板石(今一渡水鎮板石村)一個貧苦的農民家里,喜得貴子,簡理紛和李翠蓮夫婦自然歡喜異常。然而簡子祥出生的年月日時卻讓父母無不擔憂,按照當地民間迷信的說法,“男子要武不得武,女子要子不得子。”意思就是說,男子不應該生在午時,女子不應該生在子時,生在這個時辰的男女,要么就是大富大貴,要么就是——何況,這個簡子祥出生的時間占了三個“五”字,更是讓人驚奇不已。所以,他的出生,父母是憂喜參半,為了讓兒子平安,就給他取了個“子祥”的名字,樸實中含著美好的祝愿。

        清末民初注定是一個產生英雄的時代,帝、官、封三座大山的沉重壓迫,使得中國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而簡子祥的家鄉,更是土地貧瘠、匪禍橫行的窮鄉僻壤,盡管父母勤儉辛勞,簡子祥還是在食不果腹的歲月里艱難地成長著。

        小子祥五歲生日的前一天,正是青黃不接的時候,家里的米桶已是空空如也。母親想到第二天是端午節,又是兒子的生日,為了讓一家人能吃上一餐米飯,就心存忐忑的與丈夫說去鄰村財主家去借點米。母親帶著小子祥來到財主家,女主人聽說是來借谷子的,倒是很熱情,打開滿滿的谷倉讓他們看,母子看著黃澄澄的谷子,心里別說有多高興了,就與主人說回家讓丈夫挑著籮筐來稱谷子。

      喋血新寧, 淚灑板石—追憶未正名烈士簡子祥

        簡子祥故居

        簡理紛把谷子挑回家,李翠蓮和簡子祥一看,與剛才去看的谷子完全不同,是一擔摻了秕谷的谷子。妻子責問挑回來的為何與看的不一樣?簡理紛說:我也問了財主婆,她說家里就這樣的谷子,你借得就借,借不得就不借。無奈中,只好稱了這樣的谷子回來了。原來,財主婆讓李翠蓮母子看的是飽滿的谷倉,而借給簡理紛的是摻了秕谷的二口谷。

        有借就有還。秋收過后,也是財主家收租的時節,簡理紛挑著同樣的谷子和妻兒去財主家還債。

        財主婆一看這谷子就說:“我借給你的是飽滿的谷子,你怎么這么不曉得好丑還二口谷子給我們呢?”

        李翠蓮說:“我當初借你們的也是這樣的谷子呀。”

        財主婆蠻橫地說:“我家哪里有這樣的谷子?你看看我這滿倉都是飽滿黃澄澄的,哪里像你這擔谷子米糠似的?”

        簡子祥還想辯白,財主婆一家人多勢眾,一涌過來就要揍打他。小子祥一看,連忙拖住父親。懾于財主家的淫威,簡子祥只好把谷子挑回家,一路上,一家人眼淚汪汪,但無可奈何?;氐郊液?,只好重新把一擔飽滿的谷子挑去財主家中。打從這一次后,小子祥幼小的心靈里,就對為富不仁的地主老財埋下了仇恨的種子,認定了這些靠剝削壓迫窮人起家的土豪劣紳不是好東西!

      喋血新寧, 淚灑板石—追憶未正名烈士簡子祥

        簡子祥故居

        二、 青少年接受的新式教育確立了崇高的信仰

        目不識丁的簡理紛也從這件事上認識到,要想不被人欺侮,改變家境狀況,除了自強自立,還是要送兒子讀書,“家無讀書子,富貴何處來?”雖然妻子又為他添了一個兒子,還是決定勒緊腰帶送兒子去讀書。

        也是命運的眷顧,簡子祥六歲這年,板石有了義學。義學就是當時免費的私塾, 學校經費來源于宗祠、庵堂的田租和熱心教育事業紳士的募捐,族內子弟無論貧賤,都能入學。

        而在簡氏義學授教的是一位具有進步思想的先生,他在教學之余,常與學生講“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之類的道理,也講《水滸傳》和《三國演義》里面受壓迫勞苦大眾的反抗故事,還展示給學生板石大山之外風起云涌的世界。這些知識很對小子祥的胃口,在心底逐漸形成了反抗和改造這個不合理世界的意識。

      喋血新寧, 淚灑板石—追憶未正名烈士簡子祥

        簡子祥故居

        光緒三十一年(公元一九零五年),簡子祥進入新式的北鄉高等小學堂就學。在這里,簡子祥不但增長了知識,更增長了見識。學校有一個姓羅的教師是同盟會會員,常向學生宣傳進步思想,講訴帝國主義對中國的侵略和清政府的腐敗無能,和同學們聚會把日本制造的文具集中起來焚毀。并與同學們上街游興、喊口號發傳單,積極參加愛國運動。

        聽簡子祥侄子說,簡子祥后來考入了湖南省立第一師范,與毛澤東是校友,接觸到了更先進的思想。師范畢業后,簡子祥回到了老家板石,成了一名小學教師。

        引領簡子祥信仰共產主義和走上革命道路的是他的同鄉、毛澤東的校友、早在建黨初期就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李朝謹。自從跟了李朝謹這個革命的引路人,簡子祥就決心把自己的一切獻給了人類最壯麗的事業了。

        三、投身革命 獻身信仰

        據《新寧縣名人錄》載:李朝謹,又名建甫,煥蓮,對江鄉赤竹村人,清光緒二十年(1894)三月初七日,出生于農民家庭,民國5年(1916)就讀東安紫溪私塾,民國10年考入湖南省立第一師范學校后,投身于長沙蓬勃興起的革命運動, 經同鄉同學李建勛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畢業后,遵照黨的指示回縣勸學所工作,民國14年任教靖位。李廣交朋友,宣傳馬列主義,先后培養發展簡子祥、李器芳等9人加入共產黨,成立支部后,李被選為支部書記,與支部成員一道深人對江、靖位、板石、一渡水等地,動員農民起來革命,建立農民協會。民國16年春,北鄉第一個農民協會——白竹農民協會成立,相繼又成立第八區農民總協會,李當選為委員長。他領導協會積極開展宣傳發動,一面張貼“打倒土豪劣紳”、 “廢除舊債”的標語,一面組織集會斗爭頑固的土豪劣紳;又利用團總袁子仁和團總隊長胡憲章的矛盾,鼓動袁子仁撤銷胡憲章職務,選出打進團總內部的共產黨員簡子祥為隊長,使反動武裝掌握在共產黨人手中。是年春夏饑荒,李組織農協會員強令土豪劣紳減租減息,平糶谷米;對為富不仁的大地主李朝瓊等進行封倉、 斗爭,勒令放糧救饑;同時,開展反封建、反迷信活動,燒毀白竹寺的菩薩,改寺廟為學校;李還率先為女兒剪掉長辮,教其放腳下田,又領導農協會員逐村逐戶發動婦女剪辮子、放裹腳,宣傳男女平等。

      喋血新寧, 淚灑板石—追憶未正名烈士簡子祥

        簡子祥墓

        在《2007年新寧縣委申請革命老區報告》的材料中,筆者提煉出一下有關李朝謹和簡子祥在大革命時期的活動材料:

        1、1924年,根據中共湘區委的指示,毛澤東的同學、中共黨員李朝謹回到新寧縣發展了八名黨員,組織了縣內第一個地下黨組織——中共省直屬新寧北鄉支部,李朝謹任書記,簡子祥任組織委員。

        2、1927年10月,組建新寧縣第八區農民自衛隊,1928年春,成立西北鄉蘇維埃政府,李朝謹為主席,簡子祥為自衛隊隊長,當時蘇維埃政府設一渡水李氏宗祠。

        3、北鄉赤竹農協在李朝謹、簡子祥的帶領下,封了李朝瓊的谷倉,并將倉中谷米低價賣給了貧苦農民。

        4、1926年6月,北伐軍入湘,簡子祥入唐生智創辦的“衡陽政治講習所”學習,為新寧縣的農民運動培養了骨干力量。

        5、1928年春,陳光中占據新寧,簡子祥和李器芳被捕,后被槍殺于新寧縣城南門口。李朝謹被叛徒告密在家里被國民黨匪徒殘酷殺害。

        這份材料有關李朝謹和簡子祥所領導的大革命時期在北鄉革命活動的記載達十余處,足以證明簡子祥是李朝謹培養發展的立場堅定共產黨員、農民自衛隊的隊長,在革命失利后被捕不屈于國民黨反動派而被槍殺的革命先烈。

        李朝謹早在一九八二年就被追認為烈士了,而簡子祥后人對他進行的烈士的申報至今還暫時沒有得到批復。

        現在在一渡水鎮板石一帶,還流傳著“三人會”的故事,指的就是李朝謹、簡子祥、李器芳三人進行地下活動、發動群眾鬧革命的事,至于李器芳遇害后的情況少有人知了,埋在何處也是個迷。

      喋血新寧, 淚灑板石—追憶未正名烈士簡子祥

        簡子祥后人合影

        據簡子祥的孫子簡乃經和簡乃約聽他們父輩的回憶,簡子祥被捕后,被押往新寧縣城,在公審時,國民黨新寧縣黨部要他寫自首書和供出李朝謹,只要他投降, 就許以縣警察局長的高官,但簡子祥絲毫不為所動,義正詞嚴的駁斥反動派:國民黨反動派背叛孫中山的三民主義,只是維護少數官僚、資本家和地主的利益,我們共產黨人的革命,是為了絕大多數勞苦大眾謀利益,我們何罪之有?其慷慨激昂、大義凜然的英勇氣概真是氣壯山河!

        在獄中,簡子祥的大弟弟簡學祉去探監,因為他是一字不識的文盲,簡子祥只給他留下了一句話:“父傳子,子傳孫,子子孫孫只傳真。”簡學祉當然參不透這句話的意思,把這句話帶回家后,簡家后人八十多年來一直在猜謎一樣,希望從這句話中悟出什么。特別是他的堂孫簡基海,為了給祖父正名,從二零零五年開始收集有關資料,寫了近兩萬字的申請材料,希望先烈的名分早點得到黨和政府的認可和落實,二零一一年正月,為這件事舉家來到縣城租住,因過度思慮而得病, 六月遺恨去世,年僅四十二歲,死前與家人說:大爺爺的烈士名分得不到落實, 我是死不瞑目啊!然而簡子祥那句臨別的話到底蘊含著某種玄機還是一句普通的俗語,那就不得而知了。

        簡子祥墓碑

        一個月后,國民黨見誘降不成,將其與其他革命黨人一起槍決于縣城南門口。尸首被其兄弟用滑竿經白沙、清江橋、翻越城雷劈嶺、過靖位抬回對江板石安葬。

        先烈家屬在與筆者談話到最后時,又提及簡子祥出生時間的話題,他在犧牲時年僅三十六歲,沒有享受到大富大貴,倒是經歷了大風大浪,把自己光輝的一生獻給了自己所追求的崇高事業。悲戚里流露出三種愿望:一是希望黨和政府早日給予先烈以烈士的名分;二是能為先烈修一座陵墓;三是能按有關政策給予其后代以相關的待遇。這樣,使先烈能安息于泉下、后代能得到些許慰藉。

        “清明時節雨紛紛”,春風細雨中,我們佇立先烈墳前,久久無語,燒化的紙錢帶去了人們的告慰:你們的事業在像你們一樣不惜拋頭顱、灑熱血的同志們的奮斗下終于實現了,新中國的人們是永遠不會忘記你們的!

        注:部分材料來源于李永鰲老師的《未正名的烈士》和《2007年新寧縣委申請革命老區報告》及簡子祥晚輩簡乃約等人的口述。

        鳴謝:

        蔣雙捌圖文

      本文編輯:鐵打的寶慶

      相關內容

      暫無相關內容...

      最新更新

      免責聲明:本站所刊載的所有內容來自網絡,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4

      湘公網安備 4301040200082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