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666t4"></var><li id="666t4"></li>

    1. 天氣加載中...

      武岡解放老照片

      添加時間:2017-08-21 14:46:08 來源:作者:佚名  瀏覽: 評論數: 參與量: 收藏本文

        在南寧市友愛路干休所裡,住著幾位曾親歷解放戰爭的解放軍老戰士,現年83歲的張久吉身體依然硬朗,多年的軍旅生涯在他身上烙下了深深的印跡。談起當年解放南寧時的見聞,張老豪氣勃發,眼神中流露出軍人的豪邁和銳利。他的話匣子一打開就止不住了,仿佛那段戰火紛飛的歲月,又重現他的眼前。

        罕見武岡解放戰爭題材照片。查資料武岡的解放日是1949年10月10日,那么這兩人應該是解放后二十天照的,估計是就地留地方工作了(因為其中一人已經不佩戴任何軍人的徽章了)。

        武岡之戰打開入桂大門

        張久吉所屬的部隊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十三兵團第39軍152師455團。1949年10月,解放大軍揮師南下廣西。要打開通往廣西的大門,必須首先拿下湖南武岡,當時那裡駐扎著國民黨的一個軍部,扼守著進入廣西的通道,兵力十分強大。白崇喜為將解放軍拒于廣西境外,急調祁陽的國民黨軍第30師增援武岡,欲死守此咽喉要道。

        1949年12月,解放軍進駐南寧。

        打武岡時,解放軍多路部隊四面合圍,張久吉所在的部隊受命從城北攻城。當時張久吉是1營3連的一個排長,他的任務是“跟在尖刀連一連的身后,待打開缺口后守住突破口,鞏固陣地”。

        攻城前,張久吉和其他幾位先頭部隊指戰員,來到城外山頭上觀察地形,發現武岡所處的位置是個盆地,四周高,中間低,縣城就在盆地的中央,被又高又厚的青石城牆圍得嚴嚴實實。“當時覺得那個城牆挺高,但因為是從高處向下看,感覺還是可以應付的。尖刀連制作了登城用的梯子,把幾把梯子扎在一起,可以伸縮折疊,覺得憑著這個長度足以攀上城牆了。”然而誰也沒想到,這一個小小的視覺誤差,讓尖刀連付出了重大代價。

        10月10日上午,攻城戰斗打響,張久吉率領一個加強排,緊跟著1連向武岡城發起沖擊。國民黨守軍憑借城牆上堅固的工事,用密集的火力壓制解放軍的進攻。張久吉回憶說:“1連頂著彈雨沖到城下,才發現城牆比預想的要高,足有5米多,梯子長度根本不夠。戰士們暴露在敵軍的火力之下進退不得,損失非常慘重。等到1連終于突破進城時,全連隻剩下七八個人。”

        負責鞏固突破口的張久吉隨后帶隊沖入城內,在打開的缺口處警戒,掩護后續部隊進城。“我們在突破口守了半天,一看附近沒什麼敵人,都被打跑了。又看見城裡別的部隊都在抓俘虜,我心裡也癢癢的,一咬牙也帶人沖進去了”。

        沖進去后,張久吉發現城裡一片混亂,戰斗依然很激烈,槍炮聲四處響起。這次戰斗,解放軍多個兵團聯合作戰,各部隊的軍裝制式也不統一,“穿什麼的都有,第二野戰軍的衣服是土黃色的,跟國民黨的軍裝差不多”。張久吉帶著戰士四處搜尋敵軍殘部,突然發現一幢二層小樓,裡邊有“敵軍”的身影晃動。一直憋著勁的張久吉一下來了精神,帶著戰士就往樓上掃射。“這一下把裡邊的人給打毛了,樓裡的人怒氣沖沖地大吼:‘你們哪個部分的,怎麼打起自己人來了!’我仔細一看,原來人家是二野的部隊,鬧了一個大笑話。”

        進駐南寧初識嶺南風物

        經過武岡之戰,通往廣西的大門被順利打開。張久吉所在的部隊稍作整備,就向廣西境內進軍,一路長驅直入,沒有遇到國民黨軍像樣的抵抗。在廣西境內,解放軍遇到的最大困難不是戰斗,而是行軍,惡劣的天氣和道路條件比敵軍更難對付。

        張久吉回憶道,“進入廣西后天氣變得很糟糕,幾乎天天下雨,路上又是水又是泥,部隊一天走不了20裡路”。這樣一拖延,部隊的進度就落在了后面。張久吉說:“我們進了桂林,先頭部隊已經過去了﹔到了柳州,柳州也已經解放了。在柳州略作休整后,上頭命令部隊跑步向南寧前進,爭取搶先拿下南寧。”

        解放軍進入南寧后協助維護市區交通秩序。

        張久吉說,從柳州開往南寧的途中,他們一路上看到很多國民黨兵的尸體倒伏在路邊的田地裡,每隔不遠就有一具,路上一直彌漫著強烈的腐臭氣息。這些國民黨兵有些是在潰退的時候自相殘殺而死的,有些是被當地的群眾打死的,凄慘的景象透露出國民黨大勢已去。

        雖然是大踏步前進,張久吉所在的部隊還是沒能第一個進入南寧。12月3日,解放軍39軍116師攻克南寧門戶昆侖關,向南寧挺進。前衛的347團連續擊潰國民黨軍在九塘、七塘、六塘一帶的抵抗,殲敵一個團。12月4日,解放軍未遇大規模抵抗,116師347團主力于當晚10時開進南寧。

        最先進入南寧的部隊并未在城內停留,而是緊緊追趕著國民黨軍殘部向西進軍。張久吉所在的152師接到命令駐守南寧,展開保衛和剿匪工作。為了給南寧人民樹立良好的軍隊形象,部隊在南寧城外稍事休整,戰士們整肅軍容,列成四路縱隊,雄赳赳氣昂昂地從北門開進城內。

        張久吉對南寧的第一印象很好:“部隊進城時群眾夾道歡迎,敲鑼打鼓,興高採烈。比起其它地方來,南寧老百姓對解放軍比較熱情,家家戶戶的大門都開著,看起來也不害怕。不像有些城市,解放軍一進來家家大門緊閉,以為解放軍也像國民黨軍隊一樣欺負老百姓呢。”

        部隊走到當時的紅星大戲院集結,也就是現在的紅星電影院一帶。戰士們放下背包,原地休息。紅星大戲院當時是南寧市的中心,但張久吉在這裡沒看到一點繁華景象,“當時的南寧很小,也就是七八條街的樣子,休息的時候我去街上逛,不一會兒就把全城走完了。城市看起來很蕭條,街上的人穿得很破舊,褲子都是手工紡的布做的,光著腳,稍微好點的穿雙草鞋”。

        張久吉所在的部隊,戰士多是北方人,對南方的風物不熟悉,看見大街上都是女人挑擔子,男人背著小孩,兩手空空地跟在女人后面,很多人覺得奇怪。張久吉說:“有件事我記得很清楚,進了南寧以后看見有賣香蕉的,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見香蕉,就好奇地買來嘗嘗新鮮。當時不懂啊,就連皮一起塞進嘴裡咬。旁邊有見多識廣的同志笑得夠嗆,告訴我香蕉得剝了皮吃。”

        解放軍五個班勇斗三千土匪

        部隊在南寧駐扎下來以后,張久吉被派往鎮寧炮臺駐守。鎮寧炮臺在如今的人民公園中,現在是市中心,但當時還是一片荒涼的郊野。國民黨軍隊南逃后,一些沒來得及逃跑的士兵嘯聚成匪,躲到郊外,經常進城騷擾。

        剛剛獲得解放的南寧百廢待興,頻頻出現的匪患嚴重干擾了生產。這些土匪不時襲擊群眾,殺人放火,搶劫財物,甚至還向解放軍發起挑舋。張久吉在鎮寧炮臺的駐點就多次被土匪攻擊,不過這些小股土匪在正規軍面前成不了什麼氣候,都被一一擊退。

        為了打擊土匪的囂張氣焰,還群眾一個安寧的環境,駐南寧的解放軍派出一個營的兵力,前往隆安、扶綏等匪患嚴重的地區,開展大規模的剿匪行動。張久吉也參加了這次剿匪戰役。

        張久吉回憶說,他印象最深的一次剿匪戰斗是在隆安。那次,張久吉率一個加強排到一個匪患嚴重的小村,據情報顯示:這股土匪人多勢眾,裝備精良。部隊不敢怠慢,配備了5個班的兵力,攜帶了六零炮、重機槍等重火力武器。部隊到村的小學校裡宿營,“還沒等住下,剛淮備吃飯,外邊槍就響了”。張久吉出去一看,外邊山上黑壓壓一片都是人,估摸著土匪有3000多人,把村子給包圍了。解放軍在學校院子裡挖了一個簡單的工事,與土匪交起火來。跟身經百戰的解放軍比起來,這群烏合之眾顯然不是對手,“一輪戰斗下來,打死了很多土匪,把他們嚇得不敢上來”。不過土匪并未退卻,他們仗著人多,而且佔據地利,依然包圍著小村,卻不敢再與解放軍交火。

        “等到天黑了,我對副指導員劉東民說,土匪有這麼多人,一直這麼圍著恐怕不行,得想辦法回營部送信,派兵力過來支援。”于是劉東民帶了一個班的戰士,趁著夜色突圍出去,土匪熟悉地形,追著他們打了一路,劉東民在戰斗中犧牲。送信的戰士回到營部時天都亮了。營部得到消息后,派了一個排的兵力來接應,部隊裡應外合前后夾擊,消滅了這股土匪的大部分。

        經過長達半年的剿匪行動,南寧周邊的土匪基本肅清,為解放后的南寧創造了良好的治安環境。

        如今,已離休的張久吉在頤養天年。對于南寧,他有著深厚的感情。閑暇時他會到街上去轉一轉,想起當年殘破的小城,如今已變成高樓林立的現代化都市,張久吉總是感慨萬千。(記者 孫鵬遠 通訊員 丁龍兵)

      本文編輯:鐵打的寶慶

      最新更新

      最新排行

      免責聲明:本站所刊載的所有內容來自網絡,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4

      湘公網安備 43010402000822號